合肥市民生工程:【群众话民生】跨越两个城市的温暖

发布时间:2020-03-17 15:16 作者:崔勇  来源:瑶海区方庙街道办事处 浏览次数:

“我好冷,我好饿,我要回家……”,这是我见到合肥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时反复唠叨的话。我叫刘永青,今年49岁,家住瑶海区方庙街道汪塘小区。2019年12月份,我终于结束了近40年的流浪生活,回到了合肥,回到了自己温暖的家。

不堪回首,我的童年生活

我印象中小时候家里兄弟姐妹们多,家里很穷,父母整天都在田地里劳作,无暇照顾我们的生活。一次意外摔跤,我的头部受伤,父母把我带到诊所简单包扎伤口后,就再没有带我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了。从那以后我整天神情恍惚,行为怪异,随着病情的不断加重,我连自己叫啥、家住哪里都说不出来了,还喜欢一个人到处乱跑,终于有一天我把自己跑丢了,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离开了家,我四处漂泊,没有饭吃,我就向人乞讨,有时候也经常扒垃圾桶吃别人扔掉的剩菜剩饭,没地方睡,桥洞、公园甚至商场门口都是我的栖身之所,流浪途中我也遇到过很多好心人要帮助我回家。但由于我口齿不清,无法说出家庭的详细地址,所以只能年复一年的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

峰回路转,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流浪途中,我也不清楚怎么就来到了安庆。在一个寒冷的早晨,我蓬头垢面的在一个小区向行人乞讨御寒的衣服穿,被两个穿红马甲的大姐发现了,她们来到我的跟前,询问我家住哪里,问我有没有家人电话,我嘴里嘟嘟囔囔的一问三不知。没过一会,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听她们说是安庆救助站的,就这样我被带走了。到了救助站,工作人员帮我洗了一个热水澡,让我穿上一套崭新的棉衣,又为我下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让我吃。安顿下来后,救助站找来了心理医生陪我聊天,试图从交谈中能得到有用的信息。在医生不厌其烦耐心的开导下,我终于用笔歪歪扭扭写出了“合肥东市”几个字。没想到这几个字却成为我找到家的关键,他们主动联系了合肥市救助站,合肥救助站第一时间派车把我接到合肥,合肥公安局也通过户籍查询系统很快查出了我说的东市是原来老的东市区,现在的瑶海区。经过瑶海公安局大量细致的摸排和查询,终于确定了我的家就在瑶海区方庙街道汪塘小区。

DNA鉴定,让我们一家团聚

由于我离开家时间太久了,我对父母的记忆几乎没有了,父母这些年为了找我也被折磨的不成样子,对我的印象也很模糊了。为确保我和家人的血缘关系,瑶海区民政局、方庙街道、汪塘社区的同志们又开车把我送到权威的司法鉴定机构为我和父母做了DNA鉴定,结果为99.99%,当社区的工作人员把鉴定结果送到我父母手里时,他们再也忍不住四十年的思念之情,抱着我嚎啕大哭。

民生大爱,让我看到了幸福新生活的希望

2019年12月中旬的一天,社区的两个大姐开车来到了我家,他们要带我到合肥市四院检查身体和残疾鉴定,经过四院医生的详细检查,我被确诊为精神三级残疾,没几天方庙派出所的警官又给我办理了身份证。不知不觉中2020年快到了,社区的同志又为我送来了米、面、油和大礼包等,同时他们还收取了我的身份证、户口本照片等材料,要为我申请低保,说政府一定会保障好我的基本生活。

真的非常感谢我遇到的这些好人们,是你们的大爱让我结束了近40年的流浪生活,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我更感谢生活无着人员社会救助等系列民生工程,是你让我看到了幸福新生活的希望。